色粉色浆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色粉色浆

圣诞老人玩具厂直击:为全世界生产圣诞饰品的义乌城

发布于:2014/12/23 12:30:57

关键词:色粉
简  介:义乌“圣诞村”既沒有嵦嵦白雪,也沒有小矮人。这里的六百家工厂制造出全世界六成的圣诞装饰品。    天花板是红色,地板也是红色,窗台淌著红汁,四面墙壁也都洒满红色颜料。这里看起来...

  义乌“圣诞村”既沒有嵦嵦白雪,也沒有小矮人。这里的六百家工厂制造出全世界六成的圣诞装饰品。

  

 

  天花板是红色,地板也是红色,窗台淌著红汁,四面墙壁也都洒满红色颜料。这里看起来就像印度艺术家安尼许·卡普尔(Anish Kapoor)的最新作品。事实上 ,它是圣诞节的制造场;真正的圣诞老人玩具工厂就在这里──不是千里外的北极,而是我国小城义乌。

  根据我们想像中的圣诞神话,圣诞气氛是由一群两颊红润的小矮人,在白雪覆盖的北极小木屋里打造出来的。但你在家中四处摆设的那些吊饰、彩带跟LED圣诞灯,更可能来自上海以南300公里的义乌市──你在那里看不到一颗(活生生的)松树或一丁点(自然的)雪花。

  义乌俗称“我国圣诞村”,当地六百家工厂制造出全世界六成以上的圣诞饰品跟配件,从各种颜色的化学纤维圣诞树到无织布做成的圣诞老人尖角帽。工厂里的“小矮人”大多是来自外地的农民工,每天工作12小时,月薪最多两、三百英磅(人民币两、三千元)──他们其实并不清楚圣诞节的意义。

  “大概就像外国人过新年〔春节〕吧,”19岁的小魏说。他本年刚从贵州跑到义乌来打工,在接受新浪网访问时这么回答。他们父子每天在这间红通通的厂房里长时间工作,取出人造雪花,浸泡胶水,然后送进喷粉机把它们染成红色──每天来回五千趟。

  在制造经历中,父子俩从头到脚沾满腥红粉末。小魏的父亲头戴圣诞老人帽(不是为了节庆气氛,而是怕头发染红),两人每天至少用掉十只口罩以免吸入粉尘。这份工作太辛苦,他们明年恐怕不会再做:只要能赚到小魏的结婚费用,他们就要打道回府,不想再看到任何一桶红色粉末。

  装进塑料袋将来,他们做出的这些红光闪闪的雪花饰物将加入满坑满谷的节日用品,挂在义乌国际商贸城待价而沽。这座商场又名我国小商品城,占地4百多万平方米,有如一座充满塑料制品的奇幻王国。它是廉价商店的天堂,应有尽有的商展,陈列著世界上一切你根本不需要、但每到某些不理性时刻就不可不购买的东西。在恍若迷宫的广大园区中,你能够找到整条街道专卖人造花跟充气玩具,下一条街卖的则是雨伞跟防风夹克,或者塑料桶跟闹钟。它就像一座繁忙、层叠的全球消费纪念馆,好像把世界各地的垃圾山都挖开来,把里面的东西修整好,再分门别类放进62,000个店铺的商品型录出售。

  这座被联合国誉为“世界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的商城,其营运规模大到必须进行城市规划,以便按不一样的节庆商品划分为五个区块。当中第二区就是圣诞专区。

  在第二区,有专门贩售闪亮丝带的走廊,有整条闪烁著争奇斗艳LED灯的街道,有一整排青色、黄色、萤光色等各种尺寸的塑料圣诞树,还有金色跟银色的松果。有些看来偏离主题:圣诞老人帽子上缀著棉羊,驯鹿身上披著苏格兰格子呢,当然也少不了那种莫名其妙的中式设计,吹萨克斯管的圣诞老爹。

  乍看之下琳琅满目,但这座商城的黄金岁月似乎已在流失:它的优势正被阿里巴巴、我国制造等大型网络商店追上。只要连上阿里巴巴,你能够轻松选购140万种不一样的圣诞饰品,按下键盘就送上家门。相对地,义乌商场惟独40万种品项。

  盯准低端市场的义乌,曾在经济不景气年代靠著折价的节庆用品大获成功,但本年的国际销量出现下滑。但义乌市圣诞用品行业协会副会长蔡勤良认为,随著该一年一度的消费节庆日益受到我国人欢迎,内需市场正在成长。《经济学人》说,大多数我国人熟悉圣诞老人超过耶稣。

  义乌商城里笑脸迎人的业务代表们十分乐意一年到头过不完的圣诞节。摊位装饰成小小冰雪仙境的柏洋工艺品厂共同创办人程亚平(音)说:“每天坐在这儿,看著这些漂亮的装饰品,真让人心情舒畅。”

  生产流水线另一端,在红色作坊里捞取雪花好让我们用99分钱买回家的工人们,恐怕不会作如是想。